•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yjsp19 ,Kim Kardashian

    来源:晋中日报

    POST TIME:2020-4-4 19:29

    日前,国务院印发《中国(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这意味着山东成为最新一批自贸试验区的成员。 根据《总体方案》,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涵盖济南片区、青岛片区、烟台片区。 有专家认为,济青烟作为山东“三核”城市,在经济总量、产业发展以及科技创新等方面都有着不可比拟的作用。 近几年,大家在讨论山东时,目光更多聚焦在济南和青岛之间。 然而,山东还有许多实力主角的存在,比如烟台。 烟台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城市,为什么能跟济南、青岛并称山东的“三核”?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文 | 白羽 编辑 | 李浩然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图为烟台城市景色) 1 百余年前错失发展良机 在商界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潜规则”:行业内的老大和老二忘我厮杀,受伤的却是老三。 这一规则同样适用于区域内城市之间的竞争,对山东来说,烟台似乎成了这个“不幸的老三”。 2018年,GDP在省内保持了14年亚军的烟台终于被省会济南超越,退至第三。而且,随着2019年初莱芜和济南合并,烟台再次反超的难度加大。 (图为2018年山东省GDP前五名的城市) 无怪乎,烟台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一个在省内“保三争二抢第一”的目标。 既有自己的雄心,又要去面对现实,所以,烟台选择了这样一个进退有据的目标。 对于烟台来说,“抢第一”的契机,在100多年前曾经有过。 1858年,内外交困的清政府被迫与列强签订了《天津条约》,登州(现烟台蓬莱)成为11个通商口岸之一。 3年后,英国人马礼逊受政府委派,到登州筹办领事馆和开埠事宜。经过考察,马礼逊发现登州水城港口水浅,不宜开放。于是,他东下烟台,只见水深海阔,北部及东部又有芝罘岛和崆峒岛拱持,实乃天然良港,遂选定烟台为开放口岸。 同年5月,清廷批准将通商口岸由登州改为烟台。 历史的机缘巧合使得写入条约的登州被烟台所取代,它的命运就此出现转折。 这一时间节点比青岛早了30年,比济南早了40多年。 开埠后,往日平静的太平湾一下子热闹起来,洋商货船你来我往,列强接踵登岸。 (图为烟台太平湾老照片) 因比以往开放的口岸更加靠近北京,烟台也就成了外国人观察中国权力中心的一个重要窗口。 1881年,传教士威廉臣和夫人就是从烟台出发一路西行抵达北京,记录下了沿途的风土人情和趣闻轶事,集结为《中国古道》一书。 在此10年前,美国传教士倪维思夫妇带来了一批西洋苹果,并在烟台毓璜顶东南山麓建起了“广兴果园”,后来结出的苹果与本地产的截然不同,酸甜可口、皮薄汁多,被当地百姓嫁接到自家苗木上。 在此10年后,远在南洋的富商张弼士在雅加达法国领事馆的一个酒会上听闻烟台等地生长着漫山遍野的野葡萄,以此酿造的葡萄酒别具特色。 这些源于大自然的馈赠,是历史与纬度、海洋、陆地的完美结合。 从此,他心里埋下一个念头。 随着时间推移,烟台的变化越来越大。位置极佳的烟台山上挤满了17个国家领事馆,山下开满了洋行和银行。 1892年,此时已是“南洋首富”的张弼士收到盛宣怀的邀请,前来烟台探讨兴办铁路、开发矿山事宜。 20多年前埋下的那个念头开始悸动——他提出建设葡萄酒厂。 (图为“中国现代葡萄酒之父”张弼士 图源:中国网) 纵然与当初邀请张弼士前来的目的有所差异,但这个提议还是得到了盛宣怀的大力支持,并受到北洋大臣李鸿章的关照。 隐藏了20多年的梦想迎来了梦幻般的开局,奏响了烟台葡萄酒行业发展的序曲。 但是,随着列强侵略日益深入,众多洋行依靠其驻烟台的领事机构和对海关的控制,形成了垄断经营,将大量农副土特产品低价掠走,把大量外国商品源源不断地输入到烟台及内地市场。 到1905年,烟台的对外贸易额达到1420万海关两,其中洋货进口960万海关两,国货出口460万海关两。 就在烟台港进出口贸易额不断攀升之时,烟台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命运离着再次被改写不远了。 1904年,距离烟台200公里、从济南通往青岛的胶济铁路建成通车,原本通过烟台出口的货物易道青岛,仅3年时间,青岛就取代烟台,成为山东第一港口。 实际上,烟台并不是没有机会去扭转。 早在1868年,英国商人曾提议修建中国第一条营业铁路线——烟潍铁路。 但提议并未得到回复。 当看到源源不断的货物通过胶济铁路输送到青岛港时,烟台商界如梦初醒,为筹建烟潍铁路积极奔走。 然而,当第一条蓝烟铁路通车时,已是88年后的1956年了,比胶济铁路晚了50多年。 青岛依靠胶济铁路,穿越潍坊、跨过淄博、直抵省会济南,串起了高密、昌乐、张店等重镇。 后来,这条铁路线衍生出全国重要的工业产业带,贯穿于山东半岛又相对独立,成为山东工业化水平最高和经济最发达的核心地带,产业密集程度位居北方第二。 (图为胶济铁路示意图) 一条铁路之所以能够影响一座城市的兴衰,原因是铁路所经过的腹地。 对于沿海的烟台和青岛来说,广阔的腹地才是左右其前途命运的关键,比如潍坊就是二者短兵相接的必争之地。 胶济线将潍坊、淄博和济南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交通方式串联起来,山东内陆以及河南北部、河北南部的农产品通过各种渠道汇集到济南,再通过胶济线输送至青岛港直抵消费市场。 就这样,胶济线所能辐射的区域都成了青岛港的腹地。 也是在这时,为了抵制德国经济入侵,山东巡抚周馥联手袁世凯导演了济南开埠大戏,青岛与济南“双城记”大戏拉开帷幕。 但令省会济南意想不到的是,当其眼里只有青岛时,烟台却又悄悄地追了上来,上演了“逆袭”的精彩故事,一度压得济南喘不过气来。 2 从包围中崛起为峰 历史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不是平稳向前推进的,而是在某一特定时刻爆发式地孕育出一批伟大的人物或者公司。 对于中国来说,1984年,闪耀而热烈。 邓小平再次前往改革开放的前沿视察,眼前的一切让他再次坚定决心,提出除特区之外,可以考虑再开放几个港口城市,不叫特区,但可以实行特区的某些政策。 (图为1984年,邓小平在会见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代表后,看当天《人民日报》刊登的《蒸蒸日上的深圳经济特区》专版 图源:广安日报) 改革开放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3个月后,命运再次选择了烟台——被确定为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一举站在了对外开放的前沿。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站在福莱山山顶,伸开左臂,用手一指东北方向说:“就那个方向,先开发2平方公里”。 这一指,拉开了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序幕,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借着对外开放的东风,万华合成革厂从日本引进了一套1万吨MDI装置,设备技术水平大约相当于日本60年代水准。更令人尴尬的是,日本人一走这套装置经常“罢工”,全厂人束手无策。 一名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工人不服气,每天钻进车间研究核心装置。两年后,他因技术突出当上了科技组组长,最终当上了分厂总工程师。 经过长达9年的积累,他给总厂打了一份报告,提出要自研MDI技术,获得批准。 这个年轻的技术员叫丁建生。 时代的开拓者除了有持之以恒的精神外,还能敏锐地抓住机会。 正当李登海谋划着把“掖107”重新改良一下,一纸突来的调令打乱了李登海的育种计划——上级组织决定把他调进县科委,全家“农转非”。 这一令许多人羡慕的转变却让李登海不舒服。 不到半年,他就带领全家又当回了农民,创办了掖县后邓实验站,自负盈亏搞科研,向玉米单产 1000公斤发起了冲刺。 他就是“中国紧凑型杂交玉米之父”,与“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齐名,共享“南袁北李”的美誉。 (图为“中国紧凑型杂交玉米之父”李登海 图源:齐鲁网) 同时,一个关乎民生的重大改革悄然拉开帷幕。 1984年1月,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座谈会召开,确定成立国务院城镇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并选择一批私房比例小、经济条件较好的中小城市进行试点。 不久,在全国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烟台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房改首批试点城市。 4年后,烟台住房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主要以“提租发券,空转起步”为特征,逐步把住宅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引向商品化轨道。 这次决定中国未来亿万人民命运的改革,就这样从这座海滨之城开启。 烟台房地产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1年后,达到65家。与之相伴的是,作为全国第一个成立的住房储蓄银行——烟台住房储蓄银行(现恒丰银行的前身)迅速壮大。 此外,烟台的农村改革也在渐渐升温。 关于农村的改革,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上,乡镇企业改革往往容易被人忽视。 1984年,中央4号文件把社队企业改为乡镇企业。烟台的乡镇企业开始走出“一种、二养、三加工、四采矿”的发展路子,同时实行了“一包三改六放权”经济承包责任制。 烟台乡镇企业第一次异军突起,工业化带动城镇化,大批小城镇迅速崛起,出现了以“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为特征的独特景观。 “胶东模式”就是在这一时期逐步形成的。 当时,“胶东模式”的定义是:以集体经济为主体、农业经济为依托、乡镇企业为支柱、发展出口商品为导向的系统协调型农村经济模式。 烟台乡镇企业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一历史机遇,利用沿海的区位优势,外贸、外资、外经一起上,实现了以外向为特征的第二次异军突起。 1987年,烟台全市11个县市区的乡镇企业总收入均超过1亿元,其中掖县、招远县、牟平县、龙口市均超过8亿元。 1990年,除了西关村、新牟里村外,牟平宁海镇王家疃村、栖霞栖霞镇城关村、蓬莱登州镇长裕村、黄县诸由观镇西台村等6个村产值突破亿元。 (1988年10月26日,招远市张星镇龙口粉丝基地一乡镇企业正晾晒粉丝,准备出口欧洲 兰培喜/摄 图源:烟台日报) 宁海镇更是名噪全国。 2018年,全国百强县名单中,烟台占据4席,其中龙口更是高居第10名,足见烟台县域经济强大。 上世纪80年代,烟台的定位十分清晰——“轻工、港口、旅游”为主的港口城市。1993年,烟台又提出了“构筑大、高、外经济格局,建设现代化、国际性港口城市”的战略目标。 改革开放后,与济南、青岛相比,烟台虽然在诸多资源禀赋方面存在劣势,但烟台人敢于把握大势,在机会到来时锐不可当,从青岛济南的包围中崛起为峰,值得点赞。 3 取得卓越成绩之后,烟台“着急”了 2004年是整个山东大放光彩的一年,一举超过江苏跃居全国GDP排行榜亚军,省内各地市你争我赶,“群象经济”初现。 在这一年,烟台实现了“弯道超车”,经济总量将省会济南甩在了身后,至今让无数烟台人记忆犹新。 当时,山东省委、省政府提出“东部突破烟台、中部突破济南、西部突破菏泽”的全省经济协调发展战略。罕见的东、中、西三路出击,彰显了这个经济大省的雄心大略。 除了省内政策加持,无意间,远在深圳深交所的一项金融市场创新,也成了烟台突围的助推器。 2004年5月,深交所中小板开盘,居然无意中改变了我国许多地区的经济发展格局。在此之前,烟台仅有8家上市公司,落后于济南(15家)、淄博(10家)、青岛(9家),在山东全省排第四位。 这样的排序是当时牌桌上的游戏规则所决定的,当时主板市场中的玩家基本上都是大型国有企业。 此时的省会济南正意气风发,作为众多省属国有企业总部所在地,具有天然优势; 青岛国有企业资源同样丰富,“五朵金花”(自改革开放以来,以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为首的”五朵金花“成为青岛的代表企业)风头正劲。 淄博是传统的老工业基地和资源型城市,国有资本活跃。 与上述三座城市相比,以中小企业集群为特色的烟台稍显逊色。 然而,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这一切随着中小板的推出而发生改变。其后创业板的推出更是让烟台如虎添翼。 到2012年底,烟台境内上市公司数量达到27家;2019年,这个数字更新为38家,位居全省第一。 但是,人们还并没有完全意识到金融市场上这次创新会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当时,新开工建设的富士康烟台园区是烟台政府最为看重的。 为了拿下这个项目,烟台市政府的努力有目共睹——高级别官员先后8次赴深圳、台湾洽谈。 胶东人“倔”的性格特点展露无遗。 协议签署后,为了使得项目尽快落地,烟台开发区更是利用春节休息时间马不停蹄地进行厂房改造,以便设备能够及时安装调试;烟台海关更是专门为此开辟便捷通关渠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本来还在犹豫的郭台铭决定立即上马这个项目,他说:“我到这里来是植大树的,决不是栽豆芽!” 果然,富士康不止长成了一棵大树,还带起一片树林——上千家配套企业蜂拥而至,并以此辐射整个烟台市乃至山东省,一个近3000亿元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就此诞生。 (图为富士康烟台工业园) 除了电子信息产业,今天的烟台还形成了以通用东岳为龙头的机械制造产业集群、以张裕公司为龙头的食品加工产业集群、以招金集团为龙头的黄金产业集群、以万华为龙头的现代化工产业集群。 每一个产业集群的形成都有复杂的背景,或是漫长的历史进程,或是曲折的招商经历,或是坚持不懈的自主研发。 这一格局形成与2003年烟台的重要决策密不可分。 就在其他地市追求大而全时,烟台果断决定将七大支柱产业压缩为机械制造、电子信息、食品和黄金四大支柱产业。 在四大支柱产业内部,则重点培植技术含量高、成长性好、带动力强的汽车、手机、电脑三大产品集群。 烟台通过定向招商引资,先后引进了通用东岳、浪潮、LG、大宇造船、富士康等一大批高端项目,堪称招商引资的经典案例。 2005年,烟台GDP总量一举突破2000亿元大关。 传统的钟表、罐头、三环锁等“老三件”,开始让位于汽车、手机、电脑等“新三件”;以往的配套产品,也过渡到大规模的现代化终端产品。 到2011年左右,烟台就初步形成了5个千亿级、17个百亿级产业集群方阵,基本形成了独具烟台特色的龙头企业引领、产业链条延伸、中小企业配套跟进、空间布局相对集约的产业集群发展模式。 这一时期,烟台经济发展的打法有板有眼、张弛有度。同时期的济南则稍显慌乱,反映到具体数字上,则更有意思。 2004年,烟台超过济南后,领先优势不断扩大,到2011年达到顶峰;2011年至2014年,差距不断缩小;2014年至2016年,差距又逐渐拉大;2017年差距急剧缩小,达到近12年间最小值。 (图为2004-2018年烟台、济南GDP差额 数据来源:根据烟台市、济南市统计局公开资料整理) 2018年,济南经济总量超越烟台后,烟台“着急”了。 过去5年,烟台GDP年均增长9.2%,曾拿下3个“全省唯一”。2016年,烟台全年生产总值增长8.1%,达到6926亿元,在全国城市中位次前移至第19位。 然而,闪亮的数字依然不能遮盖烟台所面临的产业升级窘境。 烟台的规模以上工业提供了全市近一半的生产总值和税收收入,支撑了全市经济的“半壁江山”,是名副其实的主力军。 但在转型升级时期,工业是“最受伤的”,压力最大;烟台人引以为豪的上市公司,也正逐渐被青岛追赶。2019年,青岛多家公司已经过会或正在排队,烟台显得后劲不足。 在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土生土长的恒丰银行总部搬迁至济南,相对于GDP排名被超过,这件事更让人有切身的感受。 4 打通“半岛死角”,破解山东困局 当胶济铁路夺走烟台的腹地时,烟台人就把交通短板视为内心的伤痛。 “半岛死角”“交通末梢”一直是制约烟台发展的瓶颈。 为此,烟台政府下大气力扩建机场、码头,修建铁路、高速,积极推进环渤海高铁修建,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渤海海峡跨海通道”建设。 1992年,十四大报告提出要加快环渤海地区的开发、开放,烟台随即开展了“烟大铁路轮渡项目”的前期研究。这一项目最终在2006年得以实现。 与此同时,一个更为大胆的设想浮出水面——建设一条“跨海通道”。 (图为渤海海峡跨海通道工程) 至今,这一设想已进行了三个阶段的论证,并被纳入了山东省“十三五”重大规划。 根据设想,从山东蓬莱经长岛至大连旅顺,建设公路和铁路结合的跨越渤海的直达快捷通道,将有缺口的C形交通变成四通八达的Φ形交通,进而形成纵贯我国南北的东部铁路、公路交通大动脉。 这个方案激动人心,然而庞大的投资金额、超高的建设难度以及环渤海沿线各区域的利益纠葛,都决定了这项工程在短期内难以完成。 与实力强劲的粤港澳大湾区相比,环渤海大湾区的实力还是逊色不少,烟台交通枢纽中心的梦想还需要等待。 同时,需要认真理性地思考,这条跨海大桥建成后会成为烟台通向崛起的通道吗?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唐子来说:“城市与城市之间,有强关系和弱关系之分,决定其关联系数的不是空间距离,而是圈层距离。” 言外之意,只是人为地拉近空间距离并不一定会产生聚合效应。 地理学词典对“经济联系”的定义是:“地区之间、地区内部、城镇之间、农村之间以及城乡之间在原料、材料及工农业产品的交换活动和技术经济上的相互联系。区域经济联系的产生发展是劳动地域分工的结果。” 东北地区与环渤海城市群以及山东半岛城市群之间的产业分工还处于较低水平,可能会导致三者之间的联系并没有那么强。 所以,交通阻隔也许只是表象,北方经济困局的打破需要更高层次的区域协调,仅仅一个京津冀一体化是不够的。 具体到山东省内,济南、青岛、烟台三市并未像长三角、珠三角一样形成一定的产业配合,三市产业多有重合。 这一点,国家早就意识到了。 2018年,国务院批复《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把济南、青岛、烟台作为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的三大核心城市。 这次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也选定了济南、青岛、烟台三个片区,与它们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中承担的定位多有重叠,使山东自贸区这块“试验田”带有浓厚的新旧动能转换色彩。 用自贸区红利撬动山东的新动能,体现了山东目前进行战略考量的“最优先级”所在。 如果一个“核心”能够雄起,就会促进其他两个“核心”作用的发挥,无疑是破解当前山东困局的最佳突破口。 纵观山东整体战略布局,烟台因其经济优势无法被忽视,被冠以“核心”之名。 但是,正如前文所说,烟台所能辐射的腹地少之又少,那么烟台这个“核心”的未来在哪里呢? 5 烟台未来,始于远见 在省内青岛对标深圳、济南对标上海时,作为“老三”的烟台显得有些茫然。 烟台提出要对标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在省内“保三争二抢第一”。这固然是烟台的雄心,但是大可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些。 (图为烟台养马岛 图源:新华社) 穿越烟台的这条神奇北纬37度线,也穿过法国波尔多、希腊雅典、韩国首尔、美国旧金山……经过之地尽是人类文明荟萃和文史胜迹聚集之地,也不乏发达的经济之都。 这些城市都有烟台的可取之处,比如,波尔多的葡萄酒产业、雅典的旅游业、旧金山的科技产业…… 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亚洲,烟台有一个最佳的对标选择——新加坡。 新加坡人口560多万,GDP是700多万人口烟台的将近3倍。 新加坡自然资源贫乏,经济属外贸驱动型,以电子、石油化工、金融、航运、服务业为主。 被马来西亚踢出来的新加坡没有原料供应和内需的广阔腹地。根据经济一般发展规律,如果没有经济腹地,经济中心就失去了赖以存在的基础。 但是,新加坡没有放弃,反而觉得全世界都是它的经济腹地。 (图为新加坡夜景 图源:新华社) 于是,新加坡一次次祭出了自己的“大招”: *及时转换经济发展战略。 面对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缓慢,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区域竞争加剧,新技术革命崛起等压力,顺应潮流,及时调整产业结构。 *制定灵活的产业政策。 采取非均衡的产业发展战略,不求“小而全”的工业体系,而是确定了几个“战略性产业”加以重点发展,使产业结构走向优化和高级化。 *重视智力投资。 对教育的投入逐年加大,其教育经费的增长率均高于国民生产增长率,加大对高端人才引进力度。 *重视科技开发。 加强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实施产业集群发展计划,加强对生物医学、信息产业等世界级科学工程的基础研究。 每一条措施都切中要害,针对性非常强。每一条都是把世界作为腹地的具体宣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在地理位置上,青岛占据了天然优势,这是烟台无法比拟的。但是,自然条件并不是决定未来的一切,眼界才是关键。 目前,摆在烟台面前最大的发展机遇在于,烟台与济南、青岛成为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以及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三核”之一,这是从国家战略层面上赋予烟台的时代发展定位。 烟台有没有这样的豪气、喊出“世界是腹地”的口号?这需要脚踏实地,步步为营。 在省内,烟台要避开与青岛、济南争锋,要立足实际情况、明确自身定位。在山东半岛高端产业聚集区建设中,烟台优势在农业、高端机械制造、高端化工,弱在服务业、金融业。 怎么办? *搞好支柱产业的区域布局,提高集中度,采取非均衡的产业发展战略。 不求“小而全”的工业体系,而是确定了几个“战略性产业”加以重点发展,使产业结构走向优化和高级化。 *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加快发展,充分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提高服务业发展水平。 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切实降低国内外投资者在烟台创业发展的商务成本。 *扩大对外开放,打造面向日韩的加工制造业基地、加快区域经济发展,搞好招商引资。 *尽快弥补交通短板。 积极打通华东地区与东北地区连接通道,将烟台打造为区域重要的交通枢纽,就有可能改变长期被青岛限制的腹地问题。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作为全国房改“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在济南、青岛房价高企的今天,烟台有没有勇气再去尝试探索新的住房制度? 比如,打造山东沿海城市房价“洼地”,吸引更多更优秀的年轻人来烟台落户,把烟台打造为“希望之城”“年轻之城”。这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工作。 冰心在《忆烟台》一文中说: “我童年时代的烟台,七十年前荒凉寂寞的烟台,已经从现代人们的眼中消逝了。今日的烟台是渤海东岸的一个四通八达的大港口,它朝气蓬勃、容光焕发地正忙着迎送五洲四海的客人。它不会记得七十年前有个孤独的孩子,在它的一角海滩上,徘徊踯躅,度过了潮涨潮落的八个年头。” (图为烟台标志性建筑之一烟台山灯塔 图源:人民网) (本文图片除标明来源的以外,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谢芳 (原标题:《和青岛争第一,被济南超过!700多万人,山东不能忽视的“核心”之城着急了......》) 文章来源: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333734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yjsp19 ,Kim Kardashian sitemap